【李笑来】天天用英语

【李笑来】天天用英语-课程网
【李笑来】天天用英语
此内容为付费资源,请付费后查看
588
立即购买
您当前未登录!建议登陆后购买,可保存购买订单
付费资源

教育培训音频讲座简介:

 名师讲座课程简介:

 【李笑来】天天英语

天天用英语 — 请记住这五个字,因为它们将成为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天天用英语,就好像你天天用腿脚走路一样,就好像你天天用双眼看这个世界一样。
我在广告文里,说过这么一句话:
这个栏目是没有尽头的,因为英语这东西,一旦开始用了,就再也没必要不用了,不是吗?
这就好像我们学会了骑自行车之后,因为骑车可以同样体力跑得更远,所以,以后就没必要强求自己不再骑自行车了一样;这就好像是我们拥有了汽车之后,因为开车可以用同样的体力跑得更远更安全,所以,以后就没必要强求自己不开车了一样……
这也好像是,我们学会了用键盘打字之后,无论是从速度上还是效率上都提升了好几个量级,你看打字速度可以很快,修订不需要橡皮或者涂改液,打印出来很漂亮,还可以随时调整版式和样式,爱打印多少份就打印多少份…… 所以呢?所以就不用像过去那样,只能用手写,不是吗?
所以,一旦你开始用英语,你其实是不会停下来的,你也不大可能"强求自己不用的" — 因为无论从哪一个角度,你都可能体会到效率和效用的提升量级,并不仅仅是一个两个而已,而是很多个。
就这两天,我在看一本书,The Undoing Project,作者 Michael Lewis 的上一本书。这个作者很厉害,他已经有两本书被排成电影,最近的一部就是"大空头"(The Big Short),之前还有一部是根据他 2004 年的一本同名书拍的,叫"点球成金"(Moneyball)…… The Undoing Project,上架时间是 12 月 6 日,当天我就买了,这两天找出时间在看…… 从英文文字难度来看,这其实是一本高中词汇之后就生词并不多,随看随查即可的文本。但,这若是没有"用"英语的习惯,这若是要等到人家翻译,出版社出版之后你再看,那就得一年之后了…… 看书的时候,里面有很多 2015 年的例子,原版出版的时候,这都感觉是"新鲜热乎"的,若是等翻译的话,就好像永远饭桌上只有一种菜一样,那个菜的名字叫"回锅肉"……
二十多年前,我决定在非虚构类书籍里,我只读英文的。至于具体原因,以前讲过很多次,在这里就不重复了。再后来,连读新闻,也都只读英文的了,这种做法带来的好处,谁用谁知道。不用的人,告诉他也没用。
我在很多场合都提到过一个重要的区别,同一行为之中,有两方人马,行动者和观察者。行动者和观察者的感受是很不一样的,甚至截然相反的。许多年前,我开始只看原版书,只读英文新闻的时候,那时候我甚至还没有去新东方教书,就是一个外表普普通通,没有什么成就,甚至连上进心都是普普通通的普通人。你知道每个普通人都面临的同样的困境是什么吗?那就是,一旦一个普通人开始做一点点不那么普通的事情的时候,马上会遭受各种各样的来自各个方向的打击、嘲弄、泼冷水、甚至不惜泼脏水……
一句轻描淡写的"肏,你这么能装逼呢?",折射了这个世界五颜六色的心态。
许多年过去之后,有一次,一位朋友问我,你都走到现在了,回头看,有没有什么特别遗憾的事情?问我这个问题的人,是罗辑思维的 CEO 脱不花同学。
我认真想了一下,认真地告诉她,有,还真有一个:
年轻的时候,对遇到的傻逼都太客气了……
我读个英文怎么就成了装逼了?妈蛋。每次回想到这样的场景,就想,唉,年轻的时候底气不足,虽然知道方向是对的,但也因为受过教育,懂得人生除了勤奋之外还靠运气,担心自己的运气不足够好,万一并没有什么大出息也是正常的,更何况,当时还年轻,是正在过河的泥菩萨,自保都来不及呢,哪儿来得及不客气地对待那些傻逼呢?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观察者认为你在装逼,你自己知道你并不是,这就够了,让他们那么认为去罢。
许多年后,我还经历过一个事件。我为自己的电脑配置了第二块屏幕,用之前觉得那一定很爽,用之后才明白,那何止是爽啊,那简直是长寿 — 我认为一切可以提高效率的手段,都是"长寿药"。你用一年时间,赚到了别人十年也赚不到的钱,很多人盯着那钱看,我的感受重点在于,一年和十年的区别,那可是实实在在地长寿啊!我今年 45 岁,可我有一颗千年的心,你信不?我自己知道的。
可是你知道吗?几乎无一例外地,我身边的朋友看到我用双屏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我肏,还可以这么用啊!?",而是,"我靠,你很装逼么!这样显得很像专业人士,是吧?!",然后,真的是几乎没有一个直接去买第二块屏幕的…… 我的做法很简单,前后买了十几个显示器,送给身边的朋友。不仅买显示器送给他们,还要把支架都买好一并送给他们 — 几天后,几乎无一例外地说,"不用不知道,一用吓一跳……" 我就笑嘻嘻地回答,我说,"这就是情怀,我舍不得你们没过上好日子。" 这也真的不是吹牛,我就是知道自己的境界更高一点的,因为好多年过去,我也没见到谁用上双屏之后,像我一样,去买十几块屏幕送给他们身边的朋友。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个"双语使用者"了。用得好不好呢?肯定刚开始的时候用得不熟,但谁不是这样过来的呢?无论是谁,用得多了,自然就会熟,这事儿,在千百年前,有个老头早就试过了,那老头的名字叫啥,咱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卖油的,人称卖油翁。卖油翁说,"无他,手熟耳"。
可你开始用另外一种语言了,你一定在很多人眼里,"实在是太装逼了!" 然后呢,我猜你跟我年轻的时候一样,遇到这种傻逼,一定不太敢直接骂回去 — 因为毕竟自己底气不足……
那怎么办?我教你两招。对,不是一招。
第一招,是这样的:
你要有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这是许多年前我就开窍了的事情。一个人要是笑起来能让对方感觉阳光灿烂,那么对方在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会迟疑的。换言之,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可以是个非常有效的武器或者盾牌。下一句话才令人震惊呢:
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是可以练出来的。
别以为这个做不到,几乎所有的演员,都练过这个。在银幕上你看到的那些真诚的、开心的、阳光灿烂的笑容,其实都是演员对着镜子反复试,反复调整,最后选定的看起来最阳光灿烂的方式,然后练上一段时间之后,就可以"随时调用"。
你真的应该试试。
以后遇到那种尴尬的场景,有人跟你说,"靠,你挺能装逼的么!",这样的时候,你就把你练过的那个阳光灿烂的笑容拿出来,然后,慢慢地说,"对不起,装得还不够好,这不被你看出来了吗?" 相信我,你不信就试试,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你的笑容越阳光,越灿烂,对方的反应越"不知所措"。当然,要是你对自己笑容的阳光与灿烂很自信,那就笑完之后,偏偏什么都不说,你试试就知道那是什么效果了。
这只是很初级的一招。还有更狠的。这招很隐蔽,当然就更管用。
你一定要把"用英语"这件事儿当作"天然"的事儿来处理,就好像你就是个天然的双语使用者一样,就好像是你天生就那样似的。
这个招式的固话,其实是我今天整个分享的核心。一会我会从各个角度展开让你彻底明白。
不过,我应该先让你明白什么叫自然。我问你个特简单的事儿,你说,你吃饭这事儿对你来说,是不是很自然呢?自然到什么地步?自然到到点儿就吃,不吃就饿,是吧?然后,你见没见过所谓"吃相难看的人"?我就是那种。可是,你什么时候见过一个人因为别人说他吃相难看,他就从此再也不吃了的?一个都没有,这就是自然的力量。若是你嘲笑我吃相难看,我一定会难受,但我的选择肯定不是从此不再吃饭了,而是,若是真的在意,那就去改改吃相,让自己的吃相至少不那么难看,至于吃么,反正还是要吃的…… 这就是自然的力量。
不吃不行。这就是自然。
"用英语"也是这样的,英语这东西,不用真的不行…… 别说读书了,就算看个美剧,都得等所谓的"熟肉",你说急不急人。用英语的好处我就不多说了,反正我知道一旦你开始用了,你就回不去了,除非你不用。
总之,你要记住,用英语,对你来说,就是很自然的事情,自然到跟吃饭一样的事情。
我在很多地方都分享过这个观念:
很多人的傻其实是学来的 — 不是天生就傻。
这样的例子非常多。我们经常说,环境会塑造一个人。若是一个人被环境塑造了,某种意义上,相当于那个人原本不是那样的,而是通过有意无意的学习使得自己更适应那个环境,乃至于最终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如果你仔细观察那些迷信的人,他们并不是天生迷信的,事实上,他们其实是通过经年累月的"学习"、"适应",逐步变成一个迷信的家伙的。他们不是不思考的,而是在他们的智力范围内努力思考对策而后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采取行动的…… 他们在恐惧的时候一样地怀疑一切,也一样地犹豫不决,在特定的情况下,他们也一样地坚定,毫不迟疑。
如果,一个来自文明世界里的人到达一个愚昧的世界里,他常常会产生幻觉,好像自己更聪明一样,好像自己的学习效率更高一样,其实并非如此。更直白地讲,我们并不比两千年前的人聪明多少,我们只不过是生活在一个知识已经积累得更多的世界里,于是,我们因为适应了不同的世界,才显得不一样 — 换言之,我们的智商并不会天然提高,只不过是整个社会进步了。于是,我们必须清楚地看到,绝大多数我们作为成年人所拥有的属性,都是习得的,而非天生的,不管那是优点还是缺点。
我相信绝大多数人一直搞不定英语,确实是因为"傻",可问题是,这个"傻",并不是天生傻,而是"学来的傻"。
我们是怎么被教傻的呢?或者说,我们究竟是如何自动学傻的呢?
…… 只因为我们经年累月地被教育,使得我们从骨子里"坚信"学一门外语,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这里有个视频链接,以后你们再看。
如何使自己变傻 – 李笑来-在线播放-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这是我在几年前的一场 TEDx 上的讲演。其中分享了一个我的观察,讲的也是这个道理。
长期以来,我一直不太愿意回答一个问题,"老师,我的英语是零基础,应该怎么学啊?"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吗?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真相并不令人愉悦,真相常常让人痛苦,所以,那些把真相说出来的人,常常招人憎恨。
你知道真相是什么吗?真相是这样的,绝大多数人并不是零基础,而是负基础…… 不仅是因为他们母语就很差,更因为他们除了自身的母语其实很差之外,还有很多其它底层观念在不断地起着巨大的副作用。
我就只拿一个观念作为例子罢。
你看,我是朝鲜族,八岁到十八岁期间,我生活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 — 在那个地方,很多人都是双语使用者。在我们老家,没有人因为见到某个人能说两种语言(bilingual)而觉得对方很了不起,因为那太正常了。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管辖区,还有个地方讲"珲春",那里是中朝俄三国交界处,在那个小镇里,很多人是三语使用者(trilingual),大家也不觉得那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会说话嘛?!其实地球上有很多这样的地方,比如大家都知道的卢森堡 — 你到欧洲逛一圈就知道了,多语使用者实在是太普遍了。事实上,在我们国家,有很多地方的人也都是天然的双语使用者,比如,广东话和普通话,上海话和普通话,其实某种意义上都应该算作是不同的语言。
所以,像我这样从小就是双语使用者的人,是不会畏惧学另外一门语言的。许多年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占了天大的便宜,没有畏惧,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否则,不说别的,单说一件事儿,你想想看,心存畏惧的人是不是时时刻刻都可能产生退缩,不是吗?
在我眼里,起码要达到"没有畏惧",才算是"零基础以上"。可惜,我们的正规教育,不断地强化这种畏惧,乃至于很多人对学外语、用外语,读外语、说外语、写外语这些本来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只要有这种恐惧存在,那就肯定是"负基础"。
你要明白,你内心的恐惧,其实是学来的,不是像你以为的那样,是"天生"的。我再给你举一个极端的例子。你知不知道这地球上有一些地方的人完全不怕蛇?不是他们不应该怕蛇,就是他们不知道自己应该怕蛇,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生活的环境里根本就没有蛇。蛇,也许是地球上最普遍的物种,可偏偏地球上就有些地方完全没有蛇,比如冰岛,比如爱尔兰。这些地方的人,因为祖祖辈辈都没见过蛇,也不曾被蛇咬过,更不用说因为蛇而丧命,所以,他们对蛇这个东西完全没有恐惧,那恐惧也完全不可能在他们身上形成基因记忆…… 所以,他们就是那么自然地不怕蛇。我觉得地球上有那么几个多语使用区域,那里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畏惧多学一门语言,也是一样的道理,镜像的道理,他们就是不会畏惧,因为那太自然了。
用外语,真的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不就是个识识字、说说话吗?
别怕,你不会因为读不懂文章而死掉的,别人也不会因为听到你发音不准而死掉的,车你都敢开,字儿你怕什么?!
开车,还真的是个特别好的例子。
你看看身边的每个人,是不是也包括你,学开车的时候,是不是还没怎么着呢就上路了?你学成高手了吗?没有啊?!交规研究透了吗?也没有啊,考个交规,满分的人很少吧?可为啥明明是半个马路杀手却一定要自认自己的驾驶水平在平均水平以上,大言不惭地就上路了呢?
你听说过罢?90% 以上的人认为自己的驾驶水平处于平均水准以上 — 这怎么可能嘛!
可人们偏偏在这样危险的事儿上"盲目自信",这可是弄不好就会死人的事儿啊!死的不一定是谁呢,可能是别人,也可能是自己,甚至可能是全家…… 那也不怕。
然后呢,人们在一点儿都不危险的事儿上"盲目自卑",也是非常普遍的,全世界都一样。你听说过另外一件事儿罢?
据说,最令人恐惧的事情,排名第三的是死亡,排名第二的是蛇,排名第一的是当众演讲。
当众演讲,要用的还是母语呢,那也怕,怕得要死。你就站在那里说说话而已,你又说不死别人,你有不能说死自己,你怕啥?!可事实上,就是怕,真怕,怕得不要不要的……
开车不咋地,你却偏偏要上路,为什么呢?因为,从骨子里你认为开车很酷,真的很酷,酷到只要开车,就很酷,至于开得好不好,其实也看不大出来,所以也不停太担心,反正,得开……
你为什么不这么想想用外语这事儿呢?你把"用"字换成"开",把"外语"换乘"车",不就是用另外一个工具上路吗?用外语能跑得更远,看得更多,放眼望过去,已经是大洋另外一段,什么加速啊,什么推背感啊,什么扭矩啊之类的东西给你带来的快感,哪儿有外语能给你带来的快感那么多啊!
言归正传,你看,首先你要克服恐惧 — 如果你的运气没我那么好,从一开始就没有恐惧的话。
其次,你在用英语这事儿上,必须"刻意地盲目乐观"。读不懂,也可以囫囵吞枣地读,说不好,也可以喃喃自语地嘟囔,写不明白,也可以胡搞瞎搞地写 — 你管他呢!上路要紧,这事儿比开车自由,开车不小心会出人命,你就读读文章、说说话、写写字,不涉及任何人的人身安全的,放心好了。
人是很奇怪的动物,经常有不仔细琢磨的话,就连自己都搞不明白的、莫名其妙的想法和行动。
比如说,人们会在自己做不好的领域对别人要求更高。自己做得越差,对别人的要求越高。
这乍看起来很令人迷惑。你做得不够好,然后你也努力了,所以你应该知道做好这事儿其实很难,对不对?既然这事儿其实挺难,所以,你虽然也努力了但暂时也并不是做得很好,那么别人也努力了所以做的还不够好是不是很正常呢?将心比心就知道了么?这样才是自然的,不是吗?
可大多数人为什么那么不自然呢?
首先,大多数人做的不好的根本原因,其实并不是那东西很难,而是,他们其实并没有努力,并没有真的努力,所以才没做好。然而,不努力的人有很奇怪的倾向,越是不努力,越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没努力。面对做不好的这个结果,既不肯承认自己没有努力,更不能承认自己天生就差,于是,就剩下两个出口:
假装自己做的不好的事情难到不可能做好的地步,所以自己才没做好;
面对做的好的人要百般挑刺,直到证明对方"也没做好"的地步。
你观察一下身边,在你这么多年学英语的过程中,有多少这样的人:
哎呀,你读错了!
哎呀,你写错了!
哎呀,美国人其实不这么说!
哎呀,你这是中式思维!
哎呀,你这简直是笑话!
……
见一个分析一个,见一次总结一次,没几天你就明白了,"严于律己、宽于待人",这条古训,实际上做到的人 1% 都不到。
所以,你明白为什么有的人学习能力强,另外一些人学习能力差了罢?
因为有些人从一开始就不是负分,而那负分,并不仅仅是负分,那负分就好像是地心引力一样,不断地拖累着他们,乃至于他们怎么折腾,最终还是慢慢变成负分。
我说了这么多,我再翻译一下:
以后真的不要再说自己"零基础"了,因为,实际上,"零基础"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褒奖好不好?大多数人到死还负分呢,你就不要再傲娇了好不好?
再进一步,只要你态度上端正一下,知道用英语原本就应该是自然的,然后再认真接受一个事实,即,任何人都有多语使用能力,那么,就算你现在刚开始用英语,你都已经拼过绝大多数人了。这是万分确定的事实。
怎么开始用呢?特简单,从阅读开始,用朗读巩固,就可以渐入佳境 — 这是整本《人人都能用英语》的主张。
阅读要多简单有多简单,开始看就行了。遇到不认识的词,就去查词典,别问我查哪个词典,有哪个用哪个,不够用就换一个,你把所有你能搞到的词典全搞到手,全部正版,也不会花超过两千元人民币的钱 — 你想想看这有多便宜。每个单词都认识,可依然看不懂,几乎肯定是语法问题,去查语法书,你把所有经典的语法书全买来,也不会花超过五百元人民币的钱,多便宜!完事儿了!会查词典,会查语法书,就能自己独立阅读了 — 别说英语了,中文我们都是这么干的!实在不行了,再去问别人。
朗读呢?跟着栏目走就行了。背单词呢?这个我要好好说一说。
学习不是没有方法的,很可惜,有些最基础的手段很多人一辈子都没重视过。这也是他们学习失败学习低效的根本原因:因为他们总是重视一些完全没必要重视的东西,而必须重视的东西,总是被他们忽视,最邪门的事情是,如果有人告诉他们,真正重要的是什么,他们好像还必然倾向于绝不相信……
记住这个原理:
你的学习能力,大部分取决于你的沉浸能力。
什么叫沉浸能力?所谓的沉浸,就是你全神贯注于某一个活动的状态,全神贯注,乃至于除了那个活动之外,你感知不到任何其他东西。而你的沉浸能力多强,就看两个方面,一个是看你进入沉浸状态的速度有多快,另外一个是看你进入沉浸状态之后能保持多久?
沉浸能力特别反直觉。因为你这一生所拥有的能力,绝大多数都是从无到有,逐步增强的,可沉浸能力竟然相反,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小的时候沉浸能力越强,随着时间的推移,沉浸能力越来越弱,甚至直至彻底消失 — 你仔细想想看,神经衰弱这个医学症状,从另外一个角度解释,就是沉浸能力彻底消失殆尽。
你仔细想想,是不是任何人小时候做任何事情都是全神贯注的?你小时候是不是经常做个在别人眼里没什么意义的事儿,一做就是一整天,没完没了?所以说,全神贯注的能力,每个人都是小时候最强,随着时间的推移才变得越来越弱的。
在任何技能的习得过程中,最难的,通常不是习得那个技能本身,而是自己能不能做到"像婴儿一样去学习"。在学习能力方面,婴儿是最纯洁的。什么都想模仿,什么都不在乎,别说怕别人笑话了,连疼都不知道…… 并且,婴儿是最容易进入沉浸状态的,不管什么事儿,只要好奇心一上来,马上全神贯注……
大家都知道人们在成长过程中有一个"叛逆期",核心原因在于,这个时候,"自我意识"开始发展,也就是说,开始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了,而后,因为这个在意产生了很多扭曲 — 最大的一个副作用就是,很多人在这个过程中养成了一个习惯,"若是有可能被别人笑话,那这事儿绝对不能做",于是,他们开始在各个地方各个方面养成了"表现型性格",只要这事儿我做出来之后表现可能不行,那么就坚决不做。
只有少数人,通过主动的刻意练习,最大程度上保持了这种能力。当然,还有一些人,比如我,完全是运气好。
我运气好,从识字开始,看书对我来说就是"不由自主地全神贯注地做的事情",我看书的时候,"内心戏"特别足,看教科书,能想象得到某句话要是从某个老师嘴里说出来是什么腔调;看小说,能边看边猜配角的命运(主角不到最后是不知道是死是活的)…… 后来上了初中学了吉他,可以抱着那把破吉他一弹就是一整天…… 再后来,甚至连敲键盘这种事儿都能让我着迷,熟练地敲着键盘,一会儿就进入心平气和的状态,所以,后来我在训练自己的英文阅读理解速度的时候,我是敲书的,几本敲下来,我的阅读理解速度就开始远超手指头敲键盘的速度了。而我的只字不差地阅读能力就是在那个阶段二次进修的。
不过,我也知道有两种方法行之有效。第一种,是练习"坐享",也就是佛教禅宗里的"打坐",现在已经有科学证明,坐享,可以使大脑灰质变得更厚。
第二种,更简单,就是,在做任何事的时候,都要想尽一切办法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器官。
比如,你背单词,你要边写、边读、边听自己读、边用脑子想象那个词的意向…… 你看,这样尽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器官,你很快就进入"全神贯注"的状态,因为所有的感知器官都被你占用了,所以,外面发生什么,你根本来不及处理,甚至完全不知道。再比如,读书的时候,要不断地进行各种脑补,也是这个原理。
我们集中精力对某件事深入思考的时候,观察者会看到我们在喃喃自语,作为行动者的我们,其实知道,那喃喃自语并不是"不由自主"地做出来的,而是从一开始就主动进行的,因为那其实不过是"调动一切自己可以调动的器官,进而很快地让自己进入沉浸状态"……
我在这方面的实践非常多。当我决定针对一个特定的话题进行深度思考的时候,喃喃自语在我看来都是最初级的手段,更狠一点是什么样子的呢?我常常直接打开一个文本编辑器,边想边敲,一边是手中敲着键盘,还要一遍嘴里嘟嘟囔囔,衡量那文字的韵律是否朗朗上口,然后一遍厘清逻辑,一遍脑子里还要设想着怎么才能把这个思路视觉化…… 然后,瞬间就进入沉浸状态,等搞完了,或者搞累了,从沉浸状态里出来,看看表,弄不好一整天都快过去了。

感谢您的来访,获取更多精彩文章请收藏本站。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